最新免费电影网是世界最快的电影站,给网民提供最新的免费热播电影大片、热播伦理剧、新片在线观看!观看本站的网民请大家记住[www.jiaofeichaoren.com]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火之海


「为什麽?」

  「看你这些日子太累了,咱们出去放松一下。」我从後面攥住她丰满的双乳用力捏了捏。

  「你不是又打什麽鬼主意吧?」老婆一边扭了身子挣脱我的纠缠,一边将菜下到炒锅里。

  「你不喜欢我的鬼主意吗?」我索性把手从後面伸进她的睡裤里,摩擦着那道迷人的肉缝。

  「去,一会孩子看见了,疯子。」老婆娇喘着将我的手拽出来,扭动着腰肢做饭去了。

  计划

  周末,吃过晚饭,便催着老婆换衣服。

  「穿什麽呀?」老婆娇嗔着。

  我麻利地从衣橱中捡出早就计划好的几件衣服,催她换上。

  「领口这麽低,只能在家穿。还有,这条裙子太透了。」老婆做着最後的抵抗。

  「求你了,咱不是说好了去放松一下吗?酒吧里,穿得太土让人笑话。」「去酒吧呀?多贵呀!」老婆一边嗔怪着,一边抓起那几件衣服套在身上。

  「我请你还不成吗?今天我出血。」

  「不行,这衣服太露了,我怎麽出门呀?」

  循着声音,望向穿衣镜前的老婆,我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结果比我设想的还要美妙。

  莱卡质地的胸围完美地把女人丰满的双乳收拢在一起,让那道事业线深得就像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真丝上衣前襟的两道蕾丝褶皱将她的胸脯衬得愈加高耸,深开的领口让那对美乳几乎有一半暴露在空气中,彷佛随时都会从里面跳到你的手心儿里,无袖的设计更是画龙点睛,剃过腋毛的玉臂更能显出她熟女的韵味。

  老婆腰下是一条斜裁的白色长裙,其实也只是刚过膝盖,柔软飘柔的质地很好地掩饰了女人微微隆起的小肚腩。这条裙子是我从网上花了很长时间淘来的,乍看起来很普通,秘密却要在很强的日光或灯光下才能揭晓,那时它几乎就是半透明的,我几乎可以想像出别人看到老婆那条小T 裤时喷火的样子。

  「没问题,我就是想看他们看着乾着急。」我一把抓过一件薄风衣披在她的身上,一边深吻了一下她的双唇。

  「去你的。」老婆的脸颊上飘上了两朵红云,顺手提过那双金色的露趾凉鞋套在脚上。

  路慾

  「老婆,你今天晚上真迷人。」我将头贴在女人的耳边吹着气,将她的一条腿抬到我的双腿上,轻轻地抚摩着。

  「缺德,让人看见了。」老婆一边拉着被撑开的裙子下摆遮挡着来自後视镜里的视线,一边向着驾驶座那边努了下嘴。

  一想起出租大叔看到老婆风衣里那片曼妙风景时惊愕急色的眼神,我的肉棒就硬得不行了,对着老婆的双唇深深地吻下去。女人开始时还试图挣扎出我的臂弯,在我如火的吮吸下很快就缴械投降了,任由自己的双腿大大敞开着,任由前排的大叔观赏我隔着薄薄的T 裤抚爱她的阴户,任由自己的爱液一点点的打湿了我的手指。

  「嗯,咳!先生,酒吧街到了。」

  「噢!」我拉着娇喘不已的老婆一头扎进了路边的灯红酒绿,全不顾身後那道诧异的目光。

  搭讪

  「尘路」是一家半慢摇式的的酒吧,就是那种放一会慢曲夹一支稍快节奏舞曲的样子,後现代工业式的装潢让里面扭动的男女显得激情四射。

  我拉着老婆坐到吧台边,给她点了一杯烈焰红唇,我要了一个激情马蒂尼。

  老婆还从来没到过这种地方,对什麽都好奇,矜持的四处张望着。我则一边抿着酒,一边打量着舞池里的红男绿女。

  今天人不是很多,暧昧的灯光下只有十几对抱在一起的身影慢慢地扭动,旁边沙发上倒是还有两拨,一拨也是一对三十岁左右的男女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一拨却是三、四个毛头小伙子在拼着啤酒,俊秀的脸庞早已被酒精烧得通红,却还在死命维护着男子汉的尊严。

  「小姐不常来这边吧?」酒保的问话将我拉回到老婆这边。

  「第一次。」原来是酒保看到我把老婆晾到一边,便来搭讪。

  「我说呢,看您眼生,你要是觉得我们这环境行,就来这边做。不瞒你,来我们这的有背景的很多。」『他妈的,这小子把我老婆当小姐了。』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便想发作,转眼却看到老婆的一对美乳压在吧台边,爆得销魂,便也理解了酒保的误会。

  高高的吧凳将女人的双腿拉得修长,只有脚尖能优雅的点着地面,却将裙子紧绷在圆润的屁股上,老婆的上身不自觉的挺直,斜靠在吧台边,卷曲的头发垂在如霞的腮边,尽显成熟女人的妩媚。

  「咱去那边吧!」我向着角落里的一组沙发指了指,那里几乎是一片昏暗。

  初淫

  揽着女人穿过舞池时,我已经察觉到有好几道目光在老婆身上纠缠着。

  「老婆,你真美。」我将女人拉进沙发深处。

  「去你的,都老成这样了。」

  「成熟的女人最有味道。」我一边调笑着,一边拉过老婆的手。

  「你就是嘴会说。 」老婆将头倚在我的肩膀上。

  「你在我心里就是最漂亮的那个。」

  「嗯。」

  「这些日子你公司家里两边顾,我都帮不上,辛苦了。」女人显然被感动了,揽住我的头,将舌尖顶进我的嘴里。 我深深地吻着她,轻柔地抚摸她的双腿,慢慢地让裙摆滑向她的腰肢,将半个丰满的臀亮在闪烁的射灯里。

  「不。」老婆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整理一下衣服,却被我按倒在沙发背上。

  「老婆,我想要。」我凝视着她的眼睛,看到了犹豫和情慾。

  「我喜欢看别人看你时那种急色的样子,真的,好兴奋,你摸摸。」我把老婆的手按在我的双腿间,女人情不自禁地揉搓起来。

  「这里没人认识咱,就刺激一下吧,一会回家我好好爱你。」老婆闭上了双眼,绷直的身体一下软倒在我的怀里,呼吸却变得急促起来。

  我解开裤扣,女人的手蛇一样的钻了进去,攥了我的肉棒就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的稻草。我使劲吮吸着她的舌尖,在她半个屁股上尽情地揉捏着。老婆的情慾很快被我调动起了,使劲挺着胸脯,喘息着应和我的深吻。

  我偷偷地扫向四周的人群,很多人的目光已经瞥向了这边,尤其是那几个毛头小伙子,已经不再拼酒,时不时的偷望向这边,一边还在低声说笑着什麽。

  「再来点更刺激的。」我的肉棒被老婆揉搓得似乎要炸裂开了,燃烧的慾火让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

  我一边享受着女人的香舌,一边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即使我们这边是酒吧里最暗的角落,如此香艳的情景也会引来无数被酒精和情慾引燃的目光。

  轻薄的T 裤被我拉成细细的一线,深深地嵌进甜美的肉缝,淡褐色的阴唇向着两边自由地舒展,犹如在夜色中盛开的罪恶百合。老婆还从未在这样的公众场合暴露自己的性器,歇斯底里的放任裹藏了强烈的羞耻,让她的下身轻轻颤抖,很快,一丝晶亮的淫汁就挂在花蕊的下端,美如朝露。

  我抑制住将手指深深插入的欲望,知道她此刻空虚的阴户有多想要被坚实地填充,为了让老婆接收更加放任的游戏,就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放慢一下节奏。

  猥亵

  「走,我们去跳一会儿。」酒醉般的老婆让我踉跄着拉进舞池,也只能在舒缓的慢板中依靠在我的肩头。 我只是轻抚着她的腰肢,随着周围懵懵懂懂的人影慢慢地转着圈子。

  过了一会,我开始轻吻她的耳朵後面的敏感地带,然後从女人的脖颈上一点点的吻下去,最後咬住她的耳垂,轻轻地吮吸。老婆一腔慾火正无从发泄,又被我撩拨得心痒难耐,闭着眼抬起头寻找着我的嘴唇,下体使劲地向着我的肉棒顶了过来,寻找触碰的快感。

  我深深地吻下去,双手滑到她丰满的臀上,轻轻地摩挲。吻得越来越热情,抚摸得也越来越用力,女人则享受着自己屁股上男人手掌传递出来的熊熊慾火。

  我推着老婆慢慢滑向酒吧的深处,在靠近我们座位的地方胡乱地踱着舞步。

  这里几乎没有什麽酒客,只是旁边座位上那几个大男孩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时不时的望向我们。

  「我想操你。」充满肉慾的低语让女人更加激情难耐,双手勾了我的脖子,使劲吸着我的舌尖,彷佛在吞吐着我的肉棒。

  老婆的长裙也被我从後面撩了起来,白花花的屁股在昏黑的灯光中羞涩的颤抖着,我起劲地享受着柔软臀肉在我手掌中变形後又舒展开来的快感,那是对自己心底慾火无声的宣泄。老婆只顾得与我忘情地激吻,全然不知自己的下体已经这样肆无忌惮地暴露在空气中。

  这时我蓦然发现,四个男孩中的一个正冲我比划着什麽,昏暗的灯光让近在咫尺的我们并不能很真切的看到对方。我拖着老婆慢慢地向他们那边转近一些,发现那个男孩是在指着老婆的屁股,竖起了自己的拇指。一股热流顿时从我的脑袋里直冲向坚硬的阳具,差点就要射了出来,让自己女人的下体这麽近的展现在陌生男人面前,还是我们从未有过的尝试,真的是太刺激了。

  我向着他们笑了一下,抬起右手,打出了个漂亮的「V 」。

  「你在和谁打招呼?」

  「那几个学生,他们觉得你的屁股很漂亮。」

  「啊!」老婆这才发现自己裙底的风光已经被身後的人看个尽情,慌乱的想要挣脱我的手臂,撂下裙子。

  「别,看看也不会少什麽。 」我捉老婆的手放到自己的後腰上,两手捂了她的屁股使劲拉向自己,硬硬的阳具顶在她柔软的小腹上,向女人表达着不容置疑的慾望。

  「你可真是疯子。」老婆的头倚在我的胸前,闭着眼低语着,一滴泪珠从忽闪的睫毛间滑落出来。

  「只是游戏,不是吗?」我轻轻地吸起那滴泪水,找了她炙热的唇,将舌尖顽强的顶了进去。老婆轻轻地挣扎了几下,很快就开始回应起我的亲吻,用香舌和我在对方的口中互相搅动着、纠缠着,彷佛已经放下自己心里那坚持了许久的传统思想与矜持。

  我慢慢地将老婆转向那几个年轻人,几乎就是站到了他们的面前,我的身後是其他的舞者,因为视线阻挡的原因,全然不知这里发生了什麽。

  我继续向他们展示着老婆的美臀,他们也更真切地看清女人光溜溜的下体,四个人同时向我们竖起双手的拇指,这更刺激了我内心的火焰。我索性将两手从老婆的T 裤下面钻了进去,一只手揉搓着她的屁眼,一只手的中指顺利地滑进她早已之水淋漓的肉穴,慢慢地抽插。

  女人发出轻轻的呻吟,微微地颤抖着,几乎就是瘫软在我的身上。老婆窄窄的T 裤早已被撑到了一边,丰满的臀部、肥厚的阴唇、汁水横流的肉穴,完全暴露在对面那四双几乎就要喷出火来的眼睛前。

  我一边在老婆的蜜穴里缓缓抽插着手指,一边向着他们指了指女人的屁股,又做了一个轻抚的动作。四个人互相看了看,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手势,於是我又做了一遍,这回他们确认了我的意图,开始跃跃欲试。

  「老婆,他们想摸摸你。」

  「嗯?」女人没听明白。

  「他们想摸一下你的屁股。」

  「去你的,不行。」老婆娇喘着拒绝。

  「你就装作不知道,不会有事的。」我在她阴户里快速的抽动了两下手指,老婆顿时默然了。

  我指了指他们中的一个,招了招手,他很快站到了我们的旁边,迟疑着把手放到老婆裸露的屁股上,看到女人没有反抗,使劲地揉捏起来。

  怀中的老婆身子轻轻的一颤,变得有些僵直,只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胸前,呼出的热气隔着薄薄的衬衣打在我的胸膛上,弄得我好痒。 我便加快了手指的动作,女人的屁股向外挺了起来,低低的呻吟着,彷佛在迎合男孩的爱抚。

  「第一个。」我在老婆耳边轻轻说,顿时,一股热热的汁水顺着我的手指滑落下来。

  「第二个。」

  「第三个。」

  「第四个。」

  在我的指挥下,四个男孩轮流抚慰了老婆的臀部,其中一个还用手指顶她的屁眼。每当我在老婆耳边报出下一个数字的时候,女人的呻吟便会更急促,湿热的阴道也会不由自主地夹紧我的手指。

  终於,优雅的乐曲在男孩们致谢的手势中走到了尽头,这时,我突然冒出一个更加大胆的念头,双手从女人的腰肢上插进T 裤的边缘,顺势向下一扯,如同是在放下老婆的裙摆,但那小巧的裤裤却顺着女人的大腿一下滑落在地板上。老婆吃惊地望着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捡起它穿上还是装作不知道。

  「别管它,会有人捡的。」我拉着老婆走回座位,回头看去,四个男孩正饶有性趣的把玩着什麽。

  谈话

  我向着吧台扬起手:「B52and兰博基尼。」

  不一会,两杯闪烁着炫目火焰的鸡尾酒端到了我们的桌上。

  「真美啊!」老婆斜靠在我的身上。

  「它们都没有今夜的你美。」我一边轻吻着她的秀发,一边抚摸着女人裸露的肩头。

  「你真够变态的。」老婆娇嗔着望向那几个年轻人:「那条内裤好贵的。」「傻瓜,被靓仔拿走也算是物有所值了吧!」「去你的。」女人掐着我的大腿。

  「老婆,我爱你。」

  「我知道。」老婆将杯中绚丽的酒水一饮而尽,蜷曲着身体侧卧在沙发上,头枕着我的肉棒。

  我从後面撩起她的裙摆,大大的屁股泛着诱人的光泽,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夹在大腿间,湿润的犹如晨露中的花蕾。

  「那几个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 」我用手指使劲按压着她的屁眼,每一下都是刚刚进去,就滑落出来。

  「今天不是你安排好的吧?」

  「不是,今天我只是想咱俩放松一下,看你这些天压力太大了。」我的手指已经插进了她的蜜缝,慢慢地抽动。

  「老婆,我一直想问你,现在这样,你开心吗?」「不知道。」老婆扭了下身子,好让我的手指更顺畅的抽插。

  「好好想想再回答我,我想听真心话。」

  「我说不好,只是觉得这一年来就像是在做梦一样,你把我心里最坏的一面挖出来了。嗯……你轻点。 」「傻瓜,这不是坏,是本能。是每个人都需要的,只不过被我们自己用道德捆绑住了,我们不能总是展示理智的一面,偶尔小小的坏一下,会轻松很多。不是吗?」「嗯。不过你可不是小坏,是大色狼。」老婆娇嗔着,揉搓着我裤子里的肉棒,因为餐桌的关系,别人看不到她的小动作。

  「你呢,荡妇还是婊子?」我用手指沾了她的蜜汁,一点点的顶进她的屁眼里。

  「我就是,你不是喜欢吗?」

  「我就是喜欢让别的男人干你,以前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以後我会给你找好多好多的男人。我爱你,这也算是岁月的补偿吧!」「你就是会说。 」「你不喜欢吗?你只是一直不敢面对,是我让你把内心的渴望真实的释放出来。咱俩恋爱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虽然表面上很传统,但内心里是淫荡的,只是没有火种去点燃。」我开始同时抽插她的屁眼和阴户了,只是浅浅的,要让她「慾求不满」。

  「我真是这样的女人吗?」女人索性把我的肉棒掏出来,在手心里攥捏着。

  「想吃吗?」

  「想。」老婆开始用舌尖摩擦我的阳具。

  「就是,想就说出来,做爱没什麽可耻的。」

  「可是你让我和这麽多男人做。」老婆吮吸的越来越大力。

  「多尝试有什麽不好?你们经理在办公桌上操你时,你不开心吗?」「开心。可是当时好害怕,害怕别人进来,害怕别人知道,害怕他看轻我,那之後开会我都不敢抬头。 」「比和我做还开心吗?」我的阴茎按捺不住喷射的欲望了。

  「没有,只觉得好刺激,只是想不到平时那麽正统的一个人,也会……」「会什麽,勾引你?」我问。老婆已经把我的龟头整个吞进嘴里,用轻轻摩擦着马眼。

  「嗯。」

  「傻瓜,男人都一样的。」

  「他都六十了。」

  「怎麽,他搞你不舒服吗?」

  「其实他每次时间都挺短的,但是我都很兴奋,应该是在办公室的缘故吧,想叫又不敢叫。」「就是,我当初告诉你办公室性爱很刺激,你还说我。」「嗯。」「现在感觉怎麽样?」

  「还行。要是哪天中午他没让我去,我还真有点……」「骚货。」我不禁将手指深深的插进了她的肛门。

  「不是你让我说的吗?」老婆踢动着双脚,长裙一下滑落到屁股上,洁白的双腿在昏暗的灯光中亮得耀眼。不远处那四个男孩显然猜到了我们的动作,冲这边兴奋地举起酒瓶。

  「再说,有时真的好累。那天中午刚和他做完,下班的时候书记又让我去,缠了我两个多小时,回家时腿都软了。」「好啊,我怎麽没听你说过?」

  「你没听过的还有好多呢!」老婆轻轻地舔着我的阴囊,温暖的感觉让我很舒服。

  「还有什麽瞒着我?」

  「没了。」老婆女人抓着我的阴茎,在自己嘴里快速的套动着。

  「老实交代,我想听。」我揉搓着她的阴蒂。

  「嗯……嗯,上次出差,书记和主席操了我一夜,结果,那都有点肿了。」「啊!」一股热精从我的阳具里蓬勃而出,老婆刚想躲开,却被我按住头,深深的射在她的喉咙里,白色的汁液顺着她的嘴角滴落出来。

  「咽下去。」我使劲压着她的头。

  「呜……呜……」女人轻轻挣扎着,但很快就投降了,把我的肉棒从上到下吸吮乾净,显得亮晶晶的。

  她抬起身子,将双唇印在我的嘴上:「不来了,人家还没开心呢!」「快起来,一会有你开心的。」我一边推开她,一边把阴茎塞回裤子里。

  邀请

  「大哥,能不能请嫂子跳支舞?」男孩们终於按捺不住了,派出了最帅的代表,清秀的男孩有点像卷发,微微卷曲的头发,个子不高,白色的衬衫,浅蓝色的牛仔裤,显得很有朝气。

  老婆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张国荣一直是她学生时代的偶像,我还拿这个和她开过玩笑。

  我点点头,男孩拉着老婆的手淹没在舞池中。

  「大哥,嫂子够正点的。」不知什麽时候另外两个男孩坐到了我的身边。

  我笑了笑:「喝什麽,我请客。」

  「一看大哥就是豪爽的人,我们先谢谢大哥刚才的照顾了。」说话的一个很精干,脸上的棱角透出一股英气,宝石蓝的体恤很好地衬托出他的胸肌。

  「互利互惠,别客气。」我怕了拍他们的肩膀:「你们是哪的学生?」「天大的,大四。」「快毕业了吧?」

  「是。这不,我们四个都是学生会的,来这聚聚。」这回搭话的是个穿阿迪达斯的,坚实的臂膀一看就是长期锻炼的结果。

  「大哥,你一会还玩吗?」「蓝体恤」尽量装得平静,但毕竟掩饰不了双眼中的渴求。

  「看情况,我们就是想刺激刺激。」我点上一支烟,抛出一团烟雾。

  「我们也想刺激刺激。」「阿迪达斯」有点急不可待,被「蓝体恤」撞了一下。

  「哈哈,有话直说。 」我直视着他们。

  「是这样,我们想开个包房,请大哥大嫂一起唱会歌。」「嗯,不知你嫂子愿不愿意,我要听她的意见。」「我想嫂子会同意的。其实,主要还是大哥不介意才好。」「蓝体恤」对着我向舞池里努了努嘴,特意将「介意」两个字说得很重。

  我这才注意到,不知什麽时候,老婆身边的人影变成了两个,将她一前一後紧紧地夹在了中间。 女人闭着眼,随着强劲的节奏晃动着她卷曲的长发,一对熟透的乳房剧烈地上下颤动着,彷佛随时会从宽大的领口蹦出来,白色长裙在强烈的射灯下变得透明,三个人身体错动时,深深的股沟和浓密的耻毛昭然若揭。

  老婆前面的男孩用手拉着她不停晃动的腰肢,两个人的小腹紧紧地贴服在一起,後面的那个已经把老婆的裙摆撩起了一些,抚摸着她的大腿,还随着节奏,把自己裤裆里的阳具紧紧地嵌进老婆裙子下面的屁股沟里,疯狂地扭动着。

  想像着老婆裙摆下光着的屁股正被其他男人猥亵着,我刚刚发泄过的肉棒又站了起来。

  「你们先去,我问问她。」

  「谢谢大哥。」「阿迪达斯」兴奋地蹦了起来。

  「等等,先说好了,她不愿意可不能勉强。」

  「放心吧,大哥,我们都是学生,到时还要大哥指点。 」「蓝体恤」很得体的应对着。

  「嗯。」

  「我们先走了,二楼,『火之海』。」

  这时,舞曲也恰好又变换成慢摇,老婆从昏暗的舞池中扭了出来,倚倒在沙发上,重重的喘息着,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像是狂风过後的波涛。

  「累了?」

  「有点晕。」B52 中的伏尔加毕竟缓慢地发挥着它的威力。

  「兴奋的吧?」我打着趣:「那俩男孩挺帅的。」「没你帅,也没你坏。」老婆跳起来,扭我的鼻子。

  「还没我坏?你都要被他们顶穿了!」

  「吃醋了吧!」

  「吃醋?你摸摸,硬不硬?」我拉过老婆的手。

  「我想要……老公。」女人撒着娇。

  「那咱走。」

  「上哪?」

  「你说那?」我故意逗她。

  老婆下意识的向着旁边瞅了一眼,那里已经人去坐空了。

  「还没扭够?」

  「去你的,就是想再跳会儿。」老婆掩饰着眼中的失望。

  「那咱去二楼。」

  「上边有什麽?」

  「找个包房,咱俩好好跳。」

  「很贵的,还是回家吧!」

  「没关系。 」我拉着她,穿过昏暗的舞池,走向二楼的包房圈套「火之海」是二楼尽头的一个中包,隐秘而不张扬。以前我曾陪朋友来过这里,知道它的房门位于房间长边的一角,从外面根本看不到沙发上的情景。

  房间里的灯光要比楼下明亮一些,这倒是出乎我的意外。老婆看到房间里的四个男孩,迟疑地停在门口。

  「卷发」和另一个男孩急忙迎了出来,拉着我们向里走。老婆回过头,向我投来诧异的目光。「老婆,没事的,他们就请咱唱会歌。」我低声对老婆说。

  面对灯光下几个半大的孩子,老婆又恢复了平日的矜持,气氛有点尴尬。

  「这么严肃,刚才你们不是扭得很和谐吗?」我搂着老婆的肩膀,打着趣。

  「缺德。」女人在我的胸口捶了一下,脸红得像二月的桃花,毕竟「卷发」和那个男孩就坐在她的旁边,我的话又让她想起了刚刚顶在自己小腹和屁股上的两只肉棒。

  这时我才看清另一个和老婆跳舞的男孩长得很憨厚,个子不高,却很健硕,留了一个漂亮平头,显得帅气。

  经我这么一打岔,房间里的气氛融洽了许多。

  「大哥,你先来一首吧。」「蓝T 恤」递过话筒。

  「行,你们敢听,我就敢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果然,一曲终了,房间里的人都逃去了卫生间。

  后面,四个男孩就开始抢着展示自己的歌喉,确实都很有专业水平,不愧是学生会的。老婆也时不时的唱上一首,每次都博得全场的喝彩。

  四个人在慢曲的时候轮流着邀请老婆跳舞,也都是规矩的要命,没有再现楼下的疯狂,只是不停的给她讲着笑话,逗得女人花枝乱颤。慢慢的,女人放松下来,兴致也越来越高,和男孩们调笑着,毕竟被四个年轻的帅哥众星捧月般的围着,让她的虚荣心得到很大的满足。

  唱了一会,大家显得有些累了,「蓝体恤」提议打会「六家」,输的一拨要尽一杯酒。老婆有些犹豫,禁不住我在旁边撺掇,也就同意了。

  「白衬衣」叫来一箱啤酒,低声嘱咐酒妹了几句,大家就分拨落座了。

  我、老婆、「蓝体恤」一拨,一上来就连赢了三杯,看着对方愁眉苦脸的样子,老婆开心的催促继续,想不到后面我们就败下阵来,四圈都没开胡,结果尽管我和「蓝体恤」都替老婆喝了一个,她也躲不掉连灌两杯的结果。后面互有输赢,转眼间每个人都喝了不少,老婆连躲在赖,也喝了得有两瓶啤酒了,这已经远远超出她平时的酒量。看得出,她的反应有些迟钝了。

  「大伙歇歇吧。」「白衬衣」拉着那个几个躲到了一边。

  房间里的灯光也暗了下来。

  火之海

  我拉了老婆踱进了舞池,轻吻着她的双唇。

  老婆摆头想要躲开,却被我的双臂揽得更紧,微醺的酒意让她无力更多地挣扎,随着我在优雅的乐曲中慢慢地转着圈。

  「我想亲你。」我咬着她的耳垂,呼出的热气吹动着她鬓边的发梢。

  「让人看见。」「接吻又不是没见过。他们都是大学生了。」我用力抱着女人的屁股,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深吻,我用舌尖勾引着她的情欲,用舌尖搅动着她的欲望,用舌尖传达着我的渴望,女人的身体开始发烫,轻轻哼哼着迎合着我的纠缠,裙摆被再一次高高的撩到了腰间,雪白的屁股堂而皇之的昭示着期待占有的性感。

  「宝红,让他们再看一次,好吗?」回答我的是一声长长的呻吟。

  我的手掌盖在她深深地股沟上,用手指一点点洞穿她最后的羞耻,轻颤的肉体释放出下身的爱液,滋润着我柔柔的抚摸。

  「大哥,来点刺激的。」四个人敲打着节拍器。

  「让他们看清楚点。」我在老婆耳边低语。双手握住她两块丰润的臀肉,慢慢地向两边拉开,褐色的菊花与肥肥的蚌肉在男孩面前快活的舒展着,我却在放手的一瞬间,洞穿了女人的肉缝。

  女人喘息着,咬着我的舌头,使劲的吸吮,仿佛是在抓住岸边的稻草,柔软的身体承受着下身的挑逗,却让熊熊的欲火总也不能喷发。

  「老公,我想要。」「我要你的肉棒嘛。」我拉着老婆回到沙发边,侧卧的姿势让我享受老婆口交乐趣的同时,也能让旁边四个男孩尽情欣赏老婆夸人的下体。

  看着自己的阴茎在老婆的唇齿间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越来越汁水淋漓,是一种满足,而在别人的注视下完成这一切,更是将快感推向顶峰。

  我的手指不停的挑逗着女人的阴道,却不深入,只是时不时的在她的屁眼上享受一下两个指节的乐趣。

  「嫂子,你的屁股可真美。」不知什么时候,「卷发」坐到了女人身边,手掌在她的小腿上慢慢滑动,眼睛却紧盯着老婆白花花的屁股。

  老婆的身子轻轻一颤,想要坐起来,我及时将她的头按回我的双腿间。

  「刚才和你跳舞真是一种享受,嫂子身上那成熟的味道差点让我疯掉了。」这小子的嘴还挺蜜。

  女人一边吞吐着我的肉棒,一边呜呜的呻吟着,似乎要说什么。

  「嫂子的脚真好看,穿上高跟鞋把我的魂都勾没了,我也想亲亲,好不好?」接着不等女人答话,他就把老婆的双脚搬到自己膝盖上。

  老婆的身子扭动了一下,似乎想要拒绝。我急忙将手指深深的刺进女人的桃源,她不由自主的蹬直双腿,想要夹紧我的手指,却被「卷发」抓个正好,一个个的亲吻起她的脚趾,又一路滑向她的小腿、大腿。

  老婆的一条腿被他高高地举起,扛在肩膀上,浓密耻毛下微张的肉穴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女人一边拉扯着我的衣服,一边抖动着那条腿,示意我为她解围。

  「宝红,你就让他们看看吧。」我更起劲的玩弄她的阴户。

  「嫂子的屄这么美,只是不知骚不骚,好想闻闻。」「我们也相亲。」其余的三个起着哄。

  女人扭动着腰肢似乎想扞卫那无力的传统,摆动的屁股却更像是热情地邀请,阴道里的空虚让她欲罢不能,只有含住眼前的肉棒疯狂的套动。

  「老婆,你吃的我好美,咱换个姿势吧。」我把老婆拉到沙发上,让她跪在我的面前,高高撅起的屁股向着四个男孩完全敞开了门户,而我的阴茎更是点燃她淫欲的火种。

  男孩们轮流在女人的屁眼和阴户上显示着自己口交的技巧,一个接一个将头埋在她的双腿间,呼吸蜜穴里那醉人的芬芳。

  老婆早已被他们撩拨的欲动无力,把头抵在我的腿间,大声地呻吟着。

  我托起她的下颌,轻吻她的额头,「老婆,你是我的荡妇。」「我是你的荡妇」女人的眼睛已经开始有些迷离。

  「嫂子,咱们再跳会舞吧。」「平头」和「卷发」拉着女人踉踉跄跄的走进舞池,激烈舞曲也同时响起。

  两个人再一次将老婆夹在中间,而这一次却不再温柔。

  「平头」从后面撩起她的裙摆,大方地掏出肉棒塞进女人的双腿间,却不插入,只是抱着她的腰肢,让她夹在股沟里回地扭动,一只手从后面钻到她的胸前,抓了一只乳细细的揉。「卷发」从前面环起老婆的腰,使劲亲吻着她的双唇,裤裆里窜出的肉棒紧紧地抵在女人的小腹上,一只手也攥了她的一只奶子。

  三个人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着,女人的下身被两只硬硬的肉棒不停触碰着,却又久叩不入。一对奶子被揉得起劲,更像是火上浇油。只得勾了面前男孩的脖子,疯狂的热吻。

  「给我,给我。」老婆开始呻吟起来。

  「嫂子要什么?」「我要,我要。」女人试图去抓住面前的肉棒,却猛地从身后被洞穿了桃源,顿时栽倒在「卷发」的胸前,使劲的翘起后庭,迎合那等待许久的撞击。

  「小平头」稳稳地叉开双腿,一双手抓了女人的腰肢,让自己的肉棒一次次飞快的淹没在女人的淫穴里,享受着肥臀撞自己小腹上的快感,渴望着女人阴户被自己操的汁水横流的香艳。

  「啊,啊」老婆被插的低吟浅唱。

  「嫂子,小弟的鸡巴还行吗?」「行,行。」女人胡乱地回应着。

  「你前面的兄弟怎么办呢?」前面的兄弟也没闲着,早就从老婆的领口里拉出两只鼓胀胀的奶子,轮流揉捏吸吮着。听到同学的招呼,便按了老婆的头,把自己的肉棒塞进了她的嘴里。女人只得抓了前面人的腰,保持平衡,一对丰满的奶子在前后夹击的碰撞中垂在身子下面,前后摆动着。身体碰撞的劈啪声、肉棒进出时汁水咕噜声,和着舞曲在房间里交响着。

  「蓝体恤」和「白衬衣」早就褪下了裤子,却不上前,只是在一边看着、聊着。

  「嫂子,舒服吗?」老婆那里还能说话,只把嘴里的肉棒吞进吐出。

  「小弟还能让嫂子更舒服。」「小平头」停止了抽插,双手从后面揽在女人的膝弯里,猛地一提,便将老婆脸冲外端了起来,接着一挺腰,把肉棒再次撞进女人的阴道里,一上一下的颠动着她的身体,完成更深入的抽插。

  老婆的头靠在「小平头」的胸前,一对熟乳一上一下的跳动着,丰润的双腿大大的张开,小腹下那丛耻毛黝黑浓密,沾了阴户中泛出的白浆,变得一缕一缕,房间里每个人都兴奋的看着那只粗大的肉棒在老婆水淋淋的阴户里一进一出。

  「嫂子,让大哥看看兄弟玩得好不好。」「小平头」托着女人转向我这边。

  老婆的目光早已散乱,双手使劲的抓着「平头」的胳膊,两只白白的脚在空中越来越快的飞舞着,犹如两只金色的蝶在花间荡漾。

  老婆的淫态让我抓狂,毕竟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老婆被别的男人奸淫,只想这房间里的人能狠狠地干她,操出她心底的淫欲。

  「老婆。」「啊——」女人晃动着头茫然地寻找声音的来源。

  「舒服吗?」想起女人在办公室里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越加渴望看到她放荡的神态。

  「啊,啊」「宝红,弟弟的鸡巴好不好?」「好,好」「呵呵,兄弟,你嫂子的屄最喜欢年轻的大鸡巴了,她其它的地方也不错呀。」我暗示男孩们女人的后庭已经被我开发过了。

  女人听到我的回答,更加大声地呻吟起来。

  「我来」「蓝体恤」终于站了起来。

  「小平头」会意的停止了抽插,把阴茎从女人的肉穴中抽出来,扶着她站在餐台前。

  「我还要。」女人扭动着身体。

  「给我,给我」「蓝体恤」走到老婆的身后,轻抚了一把女人身前那对圆润的乳球,便抓着女人的双手,按倒在桌上,冲着我挤了挤眼睛,「嫂子,换我了。」他伏在老婆的耳边温柔似水。

  「给我」

  「嫂子要什么?」

  「鸡巴」

  「谁的?」

  「你-的」

  「快操我」女人这时只想有硬物能填充空荡荡的下体。

  「来了」「蓝体恤」提起自己的肉棒在女人汁水淋漓的阴户上拍打着,不一会就变得水光油亮,他慢慢地扒开老婆的美臀,却把粗粗的阳具一点点塞进了她的屁眼里。

  「啊,不」「不是那」老婆扭动着下体呻吟着。

  「嫂子,别怕,就是插这,一会你就觉得舒服了。」「蓝体恤」说着猛地把老婆的屁股拉向自己的小腹,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粗壮的肉棒一下没入了那褐色的环口。

  「啊——」女人长长呻吟一声似乎就要摔倒,只好拼命用两手支撑在餐台边。

  看着老婆淫靡的脸庞在面前晃动,我心跳的都要炸裂开了。

  「大哥,来吧。」「蓝体恤」向我示意。

  我摆了摆手,退到一边,向着「白衬衣」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白衬衣」却冲我摆了摆手。

  「你要不介意,就让他自己玩会,他操女人屁眼最在行,会让嫂子舒服的。」我回过头,看到「蓝体恤」已经抱着老婆的屁股慢慢的抽动自己的阴茎,慢慢的插入,再慢慢的抽出,但每一次都直刺到最深处。我知道,他这是在让女人的肛门慢慢适应被侵入的感觉。

  不一会,老婆的肛门就舒展开来,后庭的胀痛也变成了被填充的快感,褐色的肛口「蓝体恤」抽插的也越来越顺畅,还腾出一只手揉搓着女人的阴蒂。

  「啊」

  「嫂子,操屁眼好不好玩。」「好玩,好玩」「嫂子真是个解风情的女人,怪不得大哥这么爱你。」「白衬衣」在边上帮着腔。「老三,你怎么还不让嫂子给你吹吹。」「小平头」看着「蓝体恤」插得起劲,早就欲火中烧了,听到招呼便一屁股坐到餐台上,端起还沾满老婆淫液的肉棒送进了她的双唇间。

  「蓝体恤」这时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每一次碰撞都让老婆的头撞在「小平头」的两腿间,长长地肉棒便深深地滑进女人的喉咙。

  「啪」

  「啪、啪」

  身体的撞击越来越剧烈,越来越频繁,「蓝体恤」要不摆动的越来越快,「小平头」的阴茎早就从老婆的嘴里滑了出来,再也来不及吞进去,只是在她的脸颊边昂扬着。

  终于,随着「蓝体恤」一下大力的撞击,他在女人的屁眼里射出了今晚的第一股热精。

  随着一声长长的呻吟,女人的身体一下瘫软下来,微张的肉缝中一股汁水顺着大腿根流到地板上。

  「老四」「白衬衣」冲着「卷发」努了努嘴。

  「蓝体恤」把阴茎慢慢的从老婆的肛门里抽出来,一股白色的精液顿时淌过女人的阴户,挂在黑黑的阴毛上。

  「卷发」顺势就把自己的肉棒塞进女人还没来得及收缩的菊花中,剧烈的抽插起来。

  「嫂子,接着给三哥吃呀。」老婆后庭里第一次高潮还没完全散去,第二次的侵入就已经开始,心底里想要拒绝自己无耻的淫欲,奈何肉体却告诉她疯狂的渴望。

  「卷发」和「平头」在女人丰腴的肉体上继续演出着刚刚发生的一幕,用自己年轻的精力同时洞穿女人的后庭与双唇。

  「嫂子,累吗?」女人这时几乎已经是跪在地板上,长长的裙摆撩到了后背上,雪白的屁股却高高的翘了起来,好像不愿失去任何一次被狠狠插入的快感。

  「啊」

  「啊——」

  不一会,「卷发」的精液也从老婆洞开的屁眼中喷薄出来,在阴户上汇合了前一道,又不停的滴落在地板上,女人也抽搐着迎来了她的第二次高潮。

  「白衬衣」把老婆从地板上拉了起来,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疯狂的吻着她的双唇,两个人的舌尖在彼此的嘴里互相纠缠着、扯动着,勾引着对方的欲火。

  「嫂子,别着急,你的屁眼还要被干两次。」「白衬衣」的手已经伸进女人的裙子里,抠摸着她湿漉漉的阴户。

  「不——」老婆扭动着身体,与其说是在拒绝,不如说在迎合着双腿间的骚扰,刚刚还没流尽的精液顺着她的大腿滑落了下来。

  「嫂子,你不喜欢我吗?」「白衬衣」边说着边聊起女人的裙摆,把她按坐在「小平头」的身上,一只早已等在那里的肉棒一下子深深没入老婆的后庭。

  「啊」老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小平头」从后面一把握住了两只奶子,揉搓起来。

  「亲亲我,嫂子。」女人顺从的扭过头,找到男孩的舌尖,深深地吸吮起来。

  「小平头」从后面一边把玩着老婆的乳房,一边揉搓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儿,女人就按捺不住再次燃起的欲火,摆动着肥大的屁股,上上下下套动起男孩的肉棒。

  我站在一边,看着两个人一边亲吻,一边交媾着,按压着心中洞穿女人阴户的冲动,一心欣赏着老婆淫荡的美态。

  不一会,老婆放满了扭动的节奏,「小平头」贴心的抓了女人的双手,勾在自己的脖子上,托起她的腰肢,一上一下的在自己肉棒上快速套动。女人挺了胸前的两团美乳,肆意的淫叫着,享受着下身传来的第三波快感。

  「扑哧」「扑哧」的抽插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老婆的喘息的越来越急促,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淫媚,「小平头」将女人举得越来越高,落下来时也越来越用力——「啊」

  「啊,啊」「啊——」随着老婆一声长长的淫叫,第三个男孩终于在她的屁眼里完成了射精。

  「我爱你」

  「我也是」两个人互相亲吻着,仿佛还意犹未尽。

  「骚屄。」强烈的醋意象汽油,让我的欲火越烧越旺。

  「该我了吧。」「白衬衣」把老婆从「小平头」的怀里拉了起来。

  「嫂子,我想让大哥看着我操你。」「白衬衣」一边凝视着老婆的双眼,一边解开她胸前的纽扣。

  老婆仿佛这时才想起我的存在,扭转头在房间里四顾搜寻着。

  「亲亲我,嫂子。」女人顺从的扭过头,找到男孩的舌尖,深深地吸吮起来。

  「小平头」从后面一边把玩着老婆的乳房,一边揉搓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儿,女人就按捺不住再次燃起的欲火,摆动着肥大的屁股,上上下下套动起男孩的肉棒。

  我站在一边,看着两个人一边亲吻,一边交媾着,按压着心中洞穿女人阴户的冲动,一心欣赏着老婆淫荡的美态。

  不一会,老婆放满了扭动的节奏,「小平头」贴心的抓了女人的双手,勾在自己的脖子上,托起她的腰肢,一上一下的在自己肉棒上快速套动。女人挺了胸前的两团美乳,肆意的淫叫着,享受着下身传来的第三波快感。

  「扑哧」「扑哧」的抽插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老婆的喘息的越来越急促,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淫媚,「小平头」将女人举得越来越高,落下来时也越来越用力——

  「啊」

  「啊,啊」「啊——」随着老婆一声长长的淫叫,第三个男孩终于在她的屁眼里完成了射精。

  「我爱你」

  「我也是」两个人互相亲吻着,仿佛还意犹未尽。

  「骚屄。」强烈的醋意象汽油,让我的欲火越烧越旺。

  「老婆,我在这。」我从后面环住她的柔软的腰肢。

  「白衬衣」解开了女人的上衣,女人那两只美丽的熟乳微微颤动着,两粒葡萄般的乳头骄傲的挺立在肉丘上。

  「宝红,还要吗?」我拉住她的奶头。

  女人一下依在我的怀里。

  「他们欺负我。」「欺负你哪了?我看看」「去你的,都是你。」老婆捶打着我的胸口。

  「好了,别让人家等着了。」老婆这才想起身后站的「白衬衣」,脸上一红,趴在了我的怀里。

  「嫂子」「白衬衣」轻轻地喊着她。

  「想要,就去。」我转过她的身子,把她推进「白衬衣」的怀里。

  「大哥,你先坐」「白衬衣」一边轻吻着老婆,一边将她剥了个精光。

  这时的老婆完全放开了,只是一个劲的纠缠着男孩的舌尖,全不顾及众人的目光和男孩在她身上游弋的手掌。

  「白衬衣」挽着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推到我的面前。

  我注意到前面三个男孩的精液正顺着她湿漉漉的阴户上淌了下来,随着她身体的摆动滴落在地面上,加上她扭动的屁股,颤抖的双乳,这样的情景让我为之疯狂。

  我示意她扶住我身后的沙发,这样女人的上半身就趴在了我的头上,圆润的双乳悬在我的面前轻轻地摇晃着,小腹下面那丛神秘的黑丛林诱惑着我的目光。

  我抬起头寻了那两粒奶头,细细的吮吸,老婆在我头顶上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

  「啪」「啪」似乎「白衬衣」在拍打着她的屁股。

  「啊」

  「啊」女人知趣的将两脚大大的分开。

  「嫂子可真骚。」「白衬衣」调笑着。

  一只手从两腿间伸了进来,在女人肥厚的阴唇上肉捏了几下,便开始揉搓那粒小巧的肉粒。

  「啊,啊」老婆扭了屁股躲闪,阴户里却一下塞进了两根手指,又快又猛烈地抽插。

  「啊,啊,啊,啊」女人的淫叫随着身体的震颤,几乎变成了长长的一声。

  我坐在女人身子下面,阴户里逬出的汁水几乎就溅到我的脸上,这麽近的看着老婆的阴户被陌生的男孩疯狂的玩弄,一股热流从胸口直窜到脑子里,又化作阴茎里的精液,几乎就要喷射而出。

  在女人就要高潮的一瞬,「白衬衣」猛地把肉棒顶进了她的屁眼,却又凝在那里,不再动弹。

  老婆失了下身的依靠,疯狂的扭动着屁股,寻找那快乐的来源。

  「给我」

  「给我吧」

  我一边仰着头吮吸着老婆的乳头,一边从下面揉搓她的阴蒂,仿佛是在火上浇油。

  「啊」

  「啊,操我」女人几乎是在大喊。

  终于,老婆身后的肉棒开始抽动,由慢到快,循序渐进;由快到慢,细水长流。女人的呻吟也时快时慢,时高时低,夹杂着屁眼里「扑哧」「扑哧」的抽插声,犹如江边细碎的琴音。

  「啊」

  「啊——」

  我吸吮的越来越用力,揉搓的越来越快速,「白衬衣」操的也越来越疯狂,两个人的夹击不一会就让女人在崩溃中攀上了欲望的顶峰。

  老婆在一声长长地淫叫后一下子伏倒在我的肩膀上,我只能看到她两腿间淌出的精液,顺着浓密的耻毛,一滴滴的砸在地面上。

  我翻过身把女人按倒在沙发上,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嘴唇,疯狂的揉搓着她的双乳,疯狂的在她身上按压,全然不顾女人屁眼中四处流淌的淫液。

  老婆回应着我的激情,勾住我的脖子,高高的挺起胸脯,两条大腿紧紧盘住了我的腰,寻找着我的阳具。

  「老公,给我你的。」「傻瓜,他们会让你更舒服的。」对着女人微张的双唇,我深深地吻了下去。

  沟通

  在我和老婆缠绵的时候,四个男孩把餐桌抬到了房间中央,正用杯里的啤酒冲洗着自己的阳具。

  赤裸的女人依偎在我的怀里,浑身上下弥散着精液和淫汁的味道。

  「你猜,他们要干什么?」我轻抚着她柔滑的腰肢。

  「不知道。」女人痴痴地看着金黄色的啤酒从四个男孩勃起的肉棒上滴落,呼吸渐渐地变得粗重起来。

  「老公」她的身子在发热。「我害怕。」「怕什么?」我托起她的下颌,女人的眼睛里雾蒙蒙的。

  「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吗?」我轻轻地吻去挂在她眼角的一滴泪珠。

  「傻瓜,我爱你,做我的小淫妇不好吗?」我直视着她的双眼。

  「宝红,你善良、你执着、你传统,但性是每个人的需要,也是每个女人的需要,不是吗?」「但是,但是,这么多男人——」老婆的脸颊上翻起一阵红潮。

  「和他们做爱的时候你开心吗?」我向男孩那边努了努嘴。

  「说不清楚,开始是害怕,想做又不敢接收,然后就是高潮接着高潮,想大声喊,想他们更使劲操我,想留住那种感觉。」老婆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变得有些发烫。

  「傻瓜,这就是性,性是一种释放,是一种享受。没有对象之分。」我把手轻轻地放在女人的阴户上。「我愿意你向每个人开放它,每个男人。」

【完】

上一篇:柔儿被姐夫污辱 下一篇:午夜幽兰

热门影片

火之海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