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PK拾

                                                  来源:十分PK拾
                                                  发稿时间:2020-05-30 08:54:30

                                                  此番形势也给城市精细化管理带来全新挑战。此前,针对摊贩经济的管理政策主要由各城市独立制定,有些城市严格限制摊贩经营,有些城市持开放政策,多数城市因地制宜、疏堵结合。

                                                  以摊贩经济为代表的非正规经济,承担着某种“社会润滑剂”的功能,它符合低收入群体和普通百姓的就业需求,也为后疫情时期的社会带来“弹性”。

                                                  流动餐饮受宠,家长担心食品安全问题(图源:华商网)

                                                  (纳粹德国占领欧洲图)

                                                  针对摊贩经济重出江湖,侠客岛微博昨日也发布了话题,岛友留言中有支持,也有不少忧虑: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通过稳就业促增收保民生,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支持餐饮、商场、文化、旅游、家政等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占道经营、流动商贩等业态的“合理生存”,既合于推动消费回升的目标,也在一定程度上使摊贩、农民、中小微企业的生存权与发展权有了更多保障。

                                                  “截至1926年,洛克菲勒已经通过国际计划直接或间接地向德国的数百名研究人员捐赠了约41万美元(约今天的400万美元)…受益的纳粹研究人员包括恩斯特·鲁丁(Ernst Rudin),他后成为希特勒系统性医学镇压的领军人物。”(这些信息是作者从洛克菲勒档案库里找到的)

                                                  此外,这次的政策虽为“因时而变”,但未必不是有关方面反思、改进工作的契机。

                                                  (美国作家哈里·布鲁尼乌斯(Harry Bruinius)《造福世界:强制绝育的秘密历史》截图)

                                                  在自传《我的奋斗》一书中,希特勒写道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国家,对于移民已有更好的构想和些许进步。当然,这并非我们模范的德意志共和国,而是美国…(美国)通过拒绝健康状况不佳的移民进入其国家和取消某些种族获得公民身份的权利,已经开始实施与我所设想相类似的原则了。”